鹤翎_

因为热爱

60分绘
一个秋冬版的眼镜鹤
只会画头,其他统统不会,反正也没人看

【刀剑乱舞x梦间集】今天锻出的刀好像不太一样/十(完结)

食用注意:
刀剑乱舞世界观,小学生文笔,ooc
毫无新意的大结局,烂尾?大概
食用愉快!

“噢啦噢啦噢啦!”加州清光单手扶地,魍魉的血液顺着刀刃一滴滴渗入本阵铺装华丽的地毯中。“这些魍魉怎么没完没了的!”大和守安定背靠帐门迎敌,脚边滚落了不少魍魉的首级。
“各位!你们拖住敌人,我和金铃索突击过去!”无剑转身对着酣战的众人说道。“走!”金铃索脚下生莲,一面击退身后的魍魉,一面飞身上阵。
随即三日月和鹤丸挡住道路,“太慢了太慢了!”鹤丸披风染血,仿佛真的是一只飞舞的鹤,“又能并肩作战了呢哈哈哈哈”三日月刀刃划出一道新月,魍魉纷纷退后。

另一方面,无剑摆弄着门上巨大的锁,似乎遇到了什么困难。
“我来!”岩融高举长刀,重重劈下,木门裂开了一条缝隙,他一脚踹开,“一起走!”
绿竹手腕锁上了铁链,被吊在了半空,看起来像是失去了意识,身下还刻画着奇怪的阵法。“绿竹……”虽然知晓浮生假扮绿竹的事,金铃索还是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。“啪啪啪啪,浮生从暗中缓缓走出,“你们居然能到这里?着实吃惊!不过接下来,你们就没那么幸运了!”

“弁庆……身死之后……”绿竹背后,一位平安时期打扮,衣着肮脏,蓬头垢面,眼中隐隐透出红色的光的时间溯行军拖着长刃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。
金铃索抓紧了手中的白绸——这个敌人非同寻常。
“义经……”岩融喃喃道。“我来挡住他,你趁机消灭它!”岩融横过长刀挡住义经的刀刃,一边对无剑喊。“啊!”无剑举起刀尖,加速捅向义经暴露出来的胸口。
“叮——”金属碰撞的声音,在偌大的密室里久久回荡。挡在无剑身前的,是一个身材高大,眼中同样泛着红光的溯行军,他的手中,拿着和岩融一样的薙刀。
“弁庆!”岩融这次几乎是吼出来的,在这种地方本不应该见到原主,可是没想到是这种方式。岩融手中的力气渐渐放松,义经趁机挣开压力,太刀重重劈下,在岩融胸口撕开一条长长的伤口。
“可恶!”金铃索不善攻击武学,此时岩融又重伤,一时间,无剑孤立无援。虽竭力应付,但周身仍被划出数道伤口,浸染了白衣。

这时,本来阴沉的天空突然明亮起来,转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,一阵耀眼的金光过后,樱花漫天飞舞,仿佛要把天地统统占领,花瓣落尽,一位身着和服的少女现在满地鲜血的大厅中央。
“审神者?”近侍鹤丸满脸疑惑,“你这种生活都不能自理的肥宅跑到这里来真是吓到我了”说着撞开身前的魍魉,跑过来把我护在身后。
我没有多说话,内室的情况狐之助早已报告给我,“鹤丸,烛台切,曦月,紫薇,飞燕跟我进去!”只要毁掉绿竹身下的阵法,就会造成时空错乱,不同世界的人会在这里相遇,不管发生什么,这样的话,浮生就无法继续他的计划,我一边跑一边说着,时空穿越对身体的伤害很大,而我的灵力又并非很强,留给我的时间不多。

内室,无剑精疲力尽的瘫坐在地上,岩融浑身浴血,仍手持薙刀左右挥舞,颇有弁庆之风,而金铃索因为灵力消耗过多,脸色苍白。
此情此景,我的心骤然紧缩,可恶!示意鹤丸将三人拉回。从身后扛出了狐之助给我准备的特别武器,就算被溯行军附体,也终归是血肉之躯,敌不过现代枪弹,很快,义经和弁庆便重新回归他们本来的结局。余光却扫见,岩融眼角不易察觉的泪光。

一阵心悸。
时间要到了,“你们只要改变阵法的排列,时空错乱就会失效,接下来的事,就拜托你们了!”我牵住无剑三人的手,带着他们一起回本丸。
刚回本丸,狐之助便报告了时空恢复的消息,而浮生,因为超出了时空,听说被刀剑男士们揍的很惨。
而无剑和金铃索因为被我带回了本丸,没有受到时空恢复的影响,在本丸呆了一段时间,后来时之政府查明了他们本阵就在不远的中国。

三个月后
无剑照样是刚来时那样好看的齐腰长发,身后背着好看的银色长剑,金铃索却披上了一张脏兮兮的斗篷,他说是山姥切先生给他的,罢了罢了。看着他们的渡船渐渐消失在海平线上,我的心中竟生出一丝落寞。手上还紧紧握着无剑走时塞给我的小纸条,上面用好看的小楷写着:无论何时何地,这个世界上,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女孩子,为时空的稳定而战斗着。
嘛……我回头,身后,本丸的刀们正笑着对我挥手
“欢迎回来”

【~碎碎念~】
完结撒花!感谢大家对我毫无新意的文的支持,终于完结啦!我的脑洞……非常的扯!也许还会继续码不同的脑洞的
我是鹤翎,我的梦想是睡到鹤丸

【刀剑乱舞x梦间集】今天锻出的刀好像不太一样/九


食用注意

刀剑乱舞世界观,小学生文笔

因为屏蔽问题很久才发出来致歉



我握着时之政府下达的命令,心情有些沉重,全体刀男一起出阵,连同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刀调查阿津贺志山地区出现魍魉的原因。

神乐铃起
本丸的刀男尽数出阵,我把护身符仔细的塞进每个刀男的行囊里,帮他们整理好护甲,最后,我看向那双金色的眼眸,鹤丸国永,他轻笑:“交给我吧,没问题的!”说罢给了我一个拥抱。可千万……不要有什么事啊。
这时,特别部队的各位也整装待发,无剑,飞燕,曦月,金铃索,紫薇软剑。
“一定会杀他个片甲不留的”曦月还是那副笑脸,不过不知是不是与鹤丸呆久的原因,待人倒是真诚了不少。“你有什么可担心的!”金铃索拍了拍我的肩。紫薇软剑和飞燕没有说话,静静地走了过去。“静候佳音”今天的无剑把头发束了上去,显得英姿飒爽,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说道。她的笑容,有治愈人心的力量吧
『出阵』
阿津贺志山地形如以前一样复杂多变,只是这次,不仅有了时间溯行军的阻拦,还有魍魉。
次郎挥舞起巨大的刀刃,撞开三个魍魉,飞燕的银梭从暗处飞出,瞬间贯穿它们的脖颈。另一边,鹤丸举刀挡住时间溯行军的下劈,曦月一跃而过,利刃瞬间将溯行军斩成了两半。
沿着山脚走过,渐渐接近了魍魉最初出现的地方——敌军本阵。
“那么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吧。”三日月横过刀刃,闪出一道寒光,脚下的步子慢了下来,“唉!”他侧过头颅,躲过敌人的劈砍,抬起刀鞘弹开又一把刀刃,侧身挽出一个刀花,在敌军的胸口开放。
“魍魉……为什么,难道是……”无剑的思绪稍有游离
“危险!”金铃索甩出铃铛,白绸缠住了敌人的武器,“突击!”药研跳上半空,翻身回刃,一刀终结了正准备偷袭的短刀。
因为刀男们出阵人数众多,看似人多的时间溯行军不消一会便溃不成军,虽然刀男们也有损失,但仍很快便靠近了本阵。
“压而切之!”长谷部狠狠劈下,给予了时间溯行军最后一击。
谜底……终于要被揭开了,踏入本阵大门,端坐在军帐内的除了溯行军主将,还有……浮生?

“浮生……你……”无剑一个箭步冲上抓住浮生的领子。
“无剑?许久不见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高”他轻轻拨开无剑的手,“哦!你们还不认识我吧。我叫浮生。”这句话是对刀男说的。
“想知道为什么吗?金铃儿。”
“别喊我金铃儿!”金铃索面露愠色。
“好的好的,我的金铃儿,哦……对了,接下来是揭晓谜底的时刻了!剑冢,那个阵法,其实是一个时空穿越的阵法,目的就是分散你们这些阻碍我的人哈哈哈哈。”
“你!倚天屠龙他们呢!”无剑几乎是嘶吼着问道。
“他们,现在可能在一个名为迦勒底的地方吧。”浮生轻浮的笑着,“绿竹这家伙倒是在这里。”说罢,他拍了拍手,身后的暗门缓缓滑开,绿竹被铁链锁着,同时一起被束缚的还有被时间溯行军附体的源义经和弁庆。
“你这家伙!”岩融拿起长刀就要冲上去。
可是眼前的道路被不知道那里蹿出的魍魉挡住了。
远处的浮生慵懒的说道:“别急,先陪他们玩玩。”



【刀剑乱舞x梦间集】今天锻出的刀好像不太一样/八

食用注意:
刀剑乱舞世界观,ooc有,小学生文笔,微腐
无剑私设,有机会补齐人设
食用愉快

        已入深秋,寒风渐渐吹起来了,火红的枫叶铺在本丸的草地上,粟田口孩子们的笑声时不时的飘入窗子,岁月静好。已经很久没有奇怪的刀男来到本丸了。我起身,伸了一个懒腰,决定自己去锻一发。
        当刀匠欠揍的脸告诉我十个小时的时候,我高兴的快要飞起来,十个小时?脱非入欧了!我激动到飞起,顺手扔进一把加速符,搓搓我的小手,等待珠子的降临。一阵樱花花瓣飘过,逆光中站着一位银白齐腰长发,一身素衣的少女。
“女女女女女女……女孩?”我被时之政府这个大惊喜吓个半死,这是什么骚操作?
“你好,请问这儿是……哪里?”女孩朱唇轻启
“emmm……这儿,是我的本丸,你是?”
“我没有记忆,从剑冢穿越此处,他们皆唤我无剑。”
“你跟金铃索他们是一起的?”
“金铃儿?他们也到过此处?”
“对对对!现在也住在我的本丸,不如你跟我一起回去再想办法吧!”
牵着妹子的小手,我的心里居然一阵快乐。


“什么,无剑居然过来了?”一回本丸,先前来的曦月,飞燕,紫薇软剑和金铃索纷纷聚了过来。他们有说有笑,久别重逢,想来也是人之常情,可是我心里却有隐隐的不安。就在前不久,狐之助的报告中,阿津贺志山地区已经出现了飞燕口中称为魍魉的妖物了。

【~碎碎念~】
短,很短,非常短!

【刀剑乱舞x梦间集】今天锻出的刀好像不太一样/七

食用注意:
刀剑乱舞世界观,小学生文笔,微腐,ooc有
开启新的捞刀方式,没有质量
食用愉快!


“请阿路基请不要再说我漂亮了……”被被接下出阵命令,撩下被单慢慢地走了出去
这次出阵只委派被被和紫薇软剑两个人,也许是某种特殊的羁绊使他们惺惺相惜,紫薇居然意外的沒有拒绝,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。一袭紫衣,银发高束的紫薇紧握手中长剑,眼神坚定,这次的目标是本能寺。

『出阵』
白日的本能寺庄严肃穆,没有人会想到后来被那样的大火付之一炬,然而历史就是历史,无论织田信长如何伟大,他也应殒命于此。“软剑无常!”紫薇挥出长剑银光一闪,保持着劈砍姿势的敌军随即摊倒在地化为尘埃。“参上……”在时间溯行军倒下所扬起的尘土中,一个白色的身影破尘而出,精致的刀刃对准了敌军的脖颈,“不管是什么……打倒就行了吧。”一场恶斗,少年白色的被单上沾染了些许血迹,却让人更生钦佩之感。天色渐暗,一白一紫两个身影急速前行着,向那即将迎来终结的本能寺进发。
入夜,火烧起来了,被被和紫薇二人躲在屋顶上看着历史车轮的缓缓推进
而时间溯行军也在一步步逼近此时的明智光秀。两人跃下房顶,背靠着背迎击越聚越多的时间溯行军,“不堪一击!”紫薇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出刀挥出的一刻,刀刃微曲,准确无误的了结敌军的生命。“就这样也想杀死我?”被被以刀刃刀鞘双手应敌,然而寡不敌众,肩上开出的一朵殷红的蔷薇。
“这样下去不行啊”紫薇喘着粗气,手上仍没有停下攻击。
“有谁!能来帮个忙……”大火中一个青涩的声音隐隐透过,被被定睛一看,远处,一位金发白衣,手持一枚铃铛的少年正身背一个年纪尚幼的女孩子缓缓走出,少年抬头瞥见二人,口中蹦出几个字:“紫薇……软剑?”
“你识得我?”紫薇一惊
“我……我素来居于古墓,对外界之事知之甚少,公子大名,也……有所耳闻罢了。”
“据阿路基测定,这位可能也是时间混乱导致穿越的伙伴”这是一直趴在山姥切头上的狐之助突然发言,“那位女孩子是因为时间溯行军介入而受到牵连的人,先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吧。”
“你好,我是山姥切国广,既然是阿路基的命令,你就跟我们一起吧。”
少年抬头,“也好,我不知为何到达此处,同行大家互相也有个照应。我是金铃索。”金铃索看向被被肩上的伤口,双手合十,指尖开出一朵金色的莲花,同时,被被肩上的伤口开始愈合,“你们有什么可担心的!”
“这点小伤不用……”被被显然是被吓到了,将头上的兜帽拉了拉。
本能寺的时间溯行军虽多,但强度不高,一番战斗后,三振居然毫发未伤返回本丸。

“你好,我是金铃索。”金铃索跟着被被过来跟我打了招呼便返回了我给他安排的房间,看着他远去的身影,我隐隐觉得这次的混乱似乎并不简单。

【~碎碎念~】
可能这个系列会在十话完结了,再写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大概,可能会有番外,欢迎点梗。玩战刻玩傻了

【刀剑乱舞x梦间集】今天锻出的的刀好像不太一样/六

食用注意:
庆祝被被正名为灵刀系列,大概是特别篇。
刀剑乱舞世界观,ooc有,小学生文笔,微腐
质量持续下降中……
食用愉快!

初秋午后,天气不算晴朗,太阳被云遮挡着时隐时现,夹杂着些许凉意的风阵阵吹过,钻进窗户翻起我案上的文书。刚接到时之政府的通知,考证退治山姥的传说其实属于名刀山姥切国广,想起被被每次出阵前都会说着退治山姥并不是自己的工作,微笑不自觉的浮现在脸上。不过我并不打算告诉他这件事情,也许等他自己穿越历史去发现才会更有感触吧。
这样想着,我叫来的被被,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披着脏兮兮的被单,低着头不和我对视。我并没有说话,只是递给他一张委托符,“今天……去帮我锻一把刀吧”
“希望这次的刀不是仿品”被被一边喃喃低语着,一边走出的我的房间。半晌,他再次归来,“这次的新伙伴将在四个小时后到来……”说完他拉了拉自己的被单,“想必是位大人呢。”

半天一晃而过,我迟迟不见被被回来,应该在锻治所碰到了什么麻烦罢。我匆忙赶去锻治所时却看见一位紫衣长袍,金蛇束发的青年人和被被相对而坐,虽然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设定,但是这位白发男子眼中透出的戾气着实让我吓了一跳。

无言。
“新……新人?”我愣了半天才开口道
“紫薇软剑。”男子并未抬头看我,但光是这四个字就让我一惊,这个人?和山姥切声音一模一样?
“我讨厌蛇,可是陪伴我的只有那条蛇。”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,而是被被。
“你着装华丽,一定是哪家的重宝吧。”被被被被被盖着的头低的更低了。“哼,未经历过被抛弃的滋味怎会知道我的心情?”紫薇神色凝重起来,“不过是误伤……”
“我叫山姥切国广,是仿品,哼,所有人都对那位大人期待满满,可是我……还是不要有什么期望了……”被被好像因为与紫薇声音相似话多了一些。

“我们都是曾坠入深渊之人,不过,你可能并不理解我的心境……”

“谁!”突然起身紫薇握紧长剑
在门外偷听许久的我被这声吓到撞进门里,“啊啊……我是这座本丸的主人,嗯……就是这座军营的将领(?)”
“嗯……阿路基…”
“我无意流落此地,多有冒犯,不知可否暂住此地”
“甚好”一时间我说话也被紫薇带的文绉绉了
跟着紫薇被被二人走出锻治所,看着被被夕阳下的背影,我不自觉的叫住他,“你就是你,你特别好,山姥切国广!以后也请多多指教。”对着他鞠了一个深深的躬
“阿路基……请不要这样……”

【~碎碎念~】
被被真的是一把特别好的刀!期待今后的极化修行!预计下一话搞事…… 感谢 @日日日堍堍 的脑洞提供

一个关于髭切x茨木童子的小脑洞

夜晚的平安京不算繁华,路上偶有几个旅人,也皆行色匆匆。在夜色的掩护下一队人正为了保护历史而战斗。
髭切飞身下劈,干净利落的了结一个时间溯行军,收刀回鞘,便准备去迎击下一轮的敌人。这时,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前方,髭切抬头,身影的主人满头白发,双瞳赤红,巨大的手臂上悬浮着一团黑气,头上还生着两只角,鬼?
这个人目光被髭切手上的刀紧紧吸引:“鬼切?”他喃喃道,突然眼光凶狠起来:“这只手……被砍下的恨意绝不会忘记……”
“鬼切?确实有人喜欢叫我这个名字,不过我现在叫髭切,哈哈哈无所谓啦!”髭切虽然口中开着这样的玩笑,手却握住了刀柄。
“少废话!地狱之手!”
髭切一边后跳避开从地下突现的鬼手,一边拔剑加速靠近远处的茨木童子,茨木毫无防备,慌乱挥起巨大的手臂反击,髭切俯身躲过大手,反手拿起刀刃从后方架在了茨木童子的脖子上。
“你……”茨木并冰冷的刀刃触碰到打了一个激灵,“哼……我居然……那便随你处置。”
髭切却露出了一个微笑,拿刀背轻轻敲了下茨木的手臂,“你也是历史的一部分”
“喂……”茨木惊的连连后退。
“哦。对了你叫什么童子来着,傻木童子?”
“喂——茨木童子……”茨木这样说着,却看见髭切渐渐消失在夜色里,留给他一个白色的背影,“可恶……”虽然嘴上这样说着,内心却对下一次的交手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
【~碎碎念~】
军训队列期间脑补,邪教制造机,毫无质量可言,如有雷同,也别怪我。锻出的刀不一样系列我会更的,下一个大概是被被系列了,婴儿车十月发车……

『小甜饼』和伊达组同居二三事


趴在灶台上歪头看烛台切光忠切水果,趁他不注意偷偷拿一片塞到嘴里,嗯,好甜!
啊被发现了!
烛台切摸了摸你的头,俯身给你一个更甜蜜的吻


和鹤丸国永一起打恐怖游戏,嘴上说着不会害怕结果墙角杀的时候还是被吓到了
虽然说人生需要惊吓,但还是紧紧地握住了你的手


大俱利伽罗不怎么喜欢跟你说话,不过倒是常常对着养的猫自言自语
站在他身后偷偷看到他露出微笑
不知觉间,他早已发现了你,你好像比猫更可爱啊…


太鼓钟贞宗非常活泼,喜欢拉着你到处乱跑乱玩
你把他当个孩子
他却在你失落时静静的陪在你身边


【~碎碎念~】
军训太难过了,好想回家!当初填志愿的时候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
老年人需要甜甜的东西安慰自己,求投喂
什么?你说婴儿车(根本没有人在意好吗?)等我十月份有了电脑吧OTL

【刀剑乱舞x梦间集】今天锻出的刀好像不太一样/五


食用注意:
刀剑乱舞世界观,ooc有,小学生文笔
玩梗注意,军训期间产物质量下降
食用愉快!

“阿路基……我想飞燕先生可能并不是一把太刀……”大清早,一期就站在我的床边,满脸苦恼的说道。
“哦哦!有什么事吗!”因为从来没有让一期当过近侍,我吓了一跳,翻身下床飞快的穿好衣服。
这时,在门外看似等候很久的鹤丸,狮子王,小狐丸,曦月以及在后面慢慢踱步的三日月和莺丸纷纷挤了进来,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。事实上,我根本听不见每个人都在说什么。
以下是狐之助整理出来的诉求
小狐丸:晚上我本来想梳理毛发,结果飞燕突然咻的一声窜出来先拿走了梳子,完全追不上啊,他还说什么没有人能追得上我的速度……
鹤丸:本来想偷吃曦月藏起来的棒棒鸡,结果刚打开冰箱就看见一个灰色的影子闪过去,什么都不剩了,这可真是吓到我了
一期:飞燕和来寝室的弟弟聊天的速度完全听不清,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(失落ing)
三日月:没什么,刀和飞燕的链子缠在一起了,哈哈哈哈……

我扶住额头,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。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思考,我决定把飞燕搬去短刀部,嗯……没毛病!

「出阵」
神乐铃起。
“阿路基下达了出阵命令!”堀川国广拿着命令书跑了过来,这次的编队是药研藤四郎,厚藤四郎,今剑,平野藤四郎还有我,队长是秋田藤四郎,另外还有一位特别队员飞燕君,地点是京都三条大桥,出击!”
飞燕一脸警惕,“是要我去屠杀魍魉吗,为何在下要去,是灵蛇尊上委托你的吗”
“是!”我走上走廊,摆出一副无良老板的嘴脸对飞燕说。(偶尔说些善意的谎话也挺好的bushi)
飞燕听到这话飞速从房里拿了飞梭:“请随我来!”

夜晚的三条大桥显得格外幽静深邃,潜伏在暗处的时间溯行军蠢蠢欲动
“快快的去也快快的回吧”秋田藤四郎抽出刀刃,对准了已经等不及的时间溯行军。
“哼。”一道银光闪过,躲在秋田藤四郎后面的拿枪敌军应声倒地,“魍魉……这等小伎俩瞒不过我的”飞燕闪身跃下,收起银梭,用随身的布擦拭着血迹:“凌乱肮脏可不太好”话音未落,就又飞身上房,投入到新的战斗中。
“哦!好厉害”药研侧身躲过敌人的攻击,反手向敌刀的脖子上划过,血溅夜空,“没用的!”
“偷袭和暗杀是我的拿手好戏!”堀川国广从屋后跑出,扬起一阵烟尘,刀刃从烟尘中直指敌人心脏:“可不能输给卡内桑啊”堀川收刀回鞘,得意的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烟尘。

刚解决一把敌刀的平野藤四郎刚准备起身,却被从房顶跳下的飞燕砸个正着,“喂……飞燕先生你干嘛,是想背叛阿路基吗”自从上次曦月的事以后,本丸里的短刀就格外警惕。
飞燕单手扶地:“对不起,只是这里太过黑暗,而我又带有眼罩实在无法看清”


「本丸」
“这次第二部队出击三条大桥造成了堀川国广轻伤,平野藤四郎中伤,这些无一例外,都是飞燕先生夜战地形不熟而误伤的。”狐之助板着一副扑克脸汇报着三条大桥的战情
而我十分头疼,以后意味着我要安排飞燕与短刀们一起生活,而又与太刀出阵?
这样的话,一期尼会不会打死我啊!!!!!

【~碎碎念~】
军训期间产物,脑洞变小了,智商也低了,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,近期庆祝粉丝到达整数可能会开个车(超级婴儿车你有什么好说的?)






【刀剑乱舞x梦间集】今天锻出的刀好像不太一样/四

食用注意:
还是我的本丸。再开脑洞系列
刀剑乱舞世界观,微腐,ooc有,小学生文笔
食用愉快!


飞燕篇

自上次曦月的事情后,本丸很快恢复的平静,大家也似乎认可了这位伙伴,每天除了鹤丸曦月一起搞事,老年人们喝茶赏花,小学生们挂一期身上和我撸狐之助意外还有无尽的130 130 130!
这天,我像往常交给堀川国广两枚委托符(鹤丸说他要好好教育曦月辞去了近侍一职)到刀匠处锻刀
“阿路基!这次的伙伴会在三个小时后到来!会不会是卡内桑呐!”堀川满脸都是憧憬地报告道
我起身,豪爽的塞给堀川一枚加速符:“去吧!去实现你的梦想吧骚年!”这几天贿赂了时之政府的我很是自信。

“阿路基,大事不好啦”堀川气喘吁吁的跑回我的办公室,“这次的伙伴……额,请您还是亲自去看一下吧。”又是奇怪的家伙?我慢慢起身去到锻制所。
        此刻,眼前是一位发色灰白,在脑后束起高高的马尾,一片黑纱蒙眼的男子,“请问……灵蛇尊上是否在这里……”
我看向堀川,“啊……不是卡内桑啊,希望卡内桑可以早日来到本丸呢!”(我本丸七八个卡内桑你看不见吗?!)意识到堀川根本没想理我,我上前一步准备和这位新来的飞燕聊聊,“你好,你是叫飞燕吗?”我伸出手来,等待初次见面的握手。
“是灵蛇尊上派你来的吗?”只见此时的飞燕盯着我因写文书而沾上些许油墨的手,“请问你的手……干净吗?”
我灿烂的笑容僵在了脸上,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立刻把他扔进刀解池,连同这个满脑子只有卡内桑的堀川。
“没想到一阵眩晕后来到了此地,想来也无安身之所,不知姑娘可否……”半晌,倒是飞燕先开了口
“是啊,阿路基,把他带回本丸吧,说不定他和那个曦月有什么关系呢”
哼!我在心里冷笑,这件事情上你们倒是惊人的一致啊,蹭吃蹭喝什么的很熟练啊!
这样想着,我很自然的带着两把刀(?)回到了本丸,顺便给飞燕安排了太刀部的空房,嗯,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,倒是意外的带感啊!


【~碎碎念~】
还是苟延残喘的更了这个脑洞,争取在军训前撸完飞燕篇吧。撸不完也不是我的锅